• 主持简介>>文章内容
  • 法幢正宗缘起序
    信息来源:甘肃临泽香古寺 发布时间:2012-6-21 15:13:00
    曹本宗开祖,丹巴增贝勘布佛心道法师,湖北荆州松滋县人,俗姓李,生于民国纪元前七年正月初十日。父讳明洲,母罗氏,年十五父殁。深悟人世之痛苦,欲求了脱生死,遂于十八岁时,毅然依本县岱辅庙师祖天圆老和尚,披剃出家,取名源福,号心道,时民国十一年四月八日也。是年冬,从钦命方丈净月老和尚受具戒于江陵章华寺。次岁沿江而下,游江西庐山,朝安徽九华。民国十三年,住江苏镇江金山寺习禅。民国十四年往常州天宁寺学戒。民国十五年,依上海兴慈法师听经。十六七年,住浙江宁波观宗寺宏法社研究天台宗。十八年至福建厦门求学。十九年毕业于闽南佛学院,任该院助教,继任教授、督学及教务主任于福州鼓山佛学院。民国二十二年,讲《法华经》于沙市章华寺,讲《梵网经》于荆州十方庵,后半年住武昌佛学院,任净土宗讲师于汉口佛教正信会。民国二十三年由净月老和尚与韩大载居士等资助,赴青海学密宗,路经陕甘,讲“信、解、行、证”于陕西佛化社,讲《金刚经》于平凉佛教会,讲《佛学概略》于兰州甘肃省佛教会。后抵青海,由平凉郑哲候先生,函请青海省政府主席马公麟介绍,住西宁塔尔寺,从蒙藏诸大德研究藏文显、密经典。未几,法音外传,全青居士纷纷请师出,讲经宏法者甚众,先后成立有西北佛教居士林,西宁西山堡佛教居士林,青海省佛教会,湟源县佛教会,西宁佛教会,千户营佛教居士林,西岔佛教居士林,上寺佛教居土林,甘家庄佛教居士林,新庄尔佛教居士林,湟源佛教居士林,葱湾佛教居士林,山甲子佛教居士林,通海佛教居士林,乐都高庙镇佛教居士林等二十余处佛教团体。通计一时闻法皈依者约万千余众。因此引起一般旁门外道之嫉妒,捏造谣言,诬害法师有其他作用,党政机关为其所惑,法师亦几乎被难,幸而佛光加被,逢凶化吉。因省政府保护,诏令回塔尔寺学经,信士弟子,用鞭炮鼓乐欢送,异常热烈。而法师自经此大风波后,不惟无损,且闻风而化者益多,殆犹仲尼之被毁于叔孙武叔其何伤于日月乎,其义一也。民国二十五年,福州鼓山佛学院复请师办学,遂离青东下,将青海佛教委托五戒弟子高厅长领导。再经陕甘,讲《金刚经》于兰州接引寺,清翰林前甘肃省长杨思、裴将军孟威等亦进佛教焉。讲《弥陀经》于陕西佛化社,讲《法华经》与福建鼓山佛学院。是年有《心道法师西北宏法记》,已在上海道德书局出版。二十六年承太虚大师发动南京中国佛学会,请讲《法华经》于中国佛教会所在地之万寿寺。中央监察委员姚雨平先生撰文赞曰:“年才而立,学契三乘。显密圆融,语文流利。精神饱满,照应周至。经义深微,浅显譬喻。忽庄忽谐,使人了义。发菩提心,普渡誓志。南北东西,说法不替。如是经师,得之匪易。文殊再来,玄奘转世,赞叹无文,五体投地。”
      讲毕请为中国佛学会演讲主任,以期常川驻京宏扬佛法。旋受吴木兰将军及宋教仁弟妹宋芝昭等女士之请,讲《大悲忏仪》于南京万寿寺,半月毕即印《大悲咒》讲义,题名曰《心道法师大悲咒讲演录》,刊行于世,又赠银盾,题曰:“佛法深邃”。于此可见法师之辩才无碍,感人之深也。是年夏,湖北公安佛教会请师讲《金刚经》于共和戏院,演员被感化者众,遂发起演“五郎出家”及“观音得道”诸佛教戏剧,请师莅院指导。戏毕,法师登台演讲,群众初不以为然,一聆演讲,欢欣鼓舞,掌声数起,于此又可知法师之善巧说法,诚不可多得。在公安讲经毕,复应西北人士之请,又讲《普门品》于陕西佛化社,旋应西北盐务总局水局长崇逊电邀,乘飞机,至兰州,主持盂兰盆会。再至青海,大转法轮,为承传藏显密大法正统,从九世班禅大师受时轮金刚大灌顶,从阿鲁佛爷、密纳佛爷受密宗各种灌顶,又从恩久活佛受密宗比丘大戒、菩萨千佛大戒。尔时青海塔尔寺寺主阿嘉佛爷为羯磨阿阇梨,舍陀佛爷、嘉叶佛爷等为教授尊证阿阇梨等。恩久活佛乃西藏扎什伦布之大德,奉班禅大师命,特至青海,寻找西藏教王达赖转生者,其学文渊博,辩才无碍,久为蒙藏僧俗所尊敬。而阿嘉佛爷,世传为黄教祖师宗喀巴大师父亲转生,其研究教理之深,辩才之捷,为现代青年僧伽中之出类拔萃者。舍陀佛爷及嘉叶佛爷,乃民国二十三、四年塔尔寺之法台,亦多辈转生者。其尊证中,如尝博格西乃丹嘎东库佛爷之教经师。法师能得以上诸佛上师特为之授具足大戒,可谓宿根深厚矣。此时法师披黄衣僧袈裟,而成为一喇嘛矣。民国二十七年,康寄遥居士等,再请师莅陕,讲《金刚经》,法缘殊胜,叹未曾有。朱子桥将军、路禾父会长、康寄遥居士等,联络诸山僧众及各界人士,恭请师为西安大兴善寺方丈,未及一年,而大兴善寺百废俱举,遂在大兴善寺两次传戒,受戒者五六百众,而陆军中将温起凡、黄胪初、陈步青、陆军少将李德裕、前内务部秘书黄笏丞、书画名家等亦先后受五戒焉。二十八年农历四月八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主任程潜,为纪念浴佛节,邀集中委张继、朱子桥将军等军政首长,各界名流,宴会于西安大兴善寺,一聆法师登台开示佛法,作狮子吼,辩才无碍,群情悦豫,鼓掌如雷,事后程民刊印诗稿中有“宴会兴善寺,妙音起中堂,鼓余精进力,仗剑挥扶桑”之句。
      二十九年,沙市净月老和尚函召师回鄂,接沙市章华寺方丈位,师以净月老和尚乃当代青衣僧之得戒上师,前清钦命方丈,道高德邵,戒律精严,真四生之慈父,人天之导师,慈命不可违,随束装东下。沿途宏法,讲《金刚经》于宝鸡佛教会,讲《弥陀经》于虢镇佛教会,讲《弥陀经》、心经》于汉中佛教净业社,讲《弥陀经》、《心经》、《金刚经》于西乡佛教会,讲《金刚经》于安康佛教会,讲《心经》于沙市佛教居士林,讲《金刚经》于重庆南岸干佛寺等。又兼任青海西北佛教居士林导师主讲,安康双溪寺方丈,湟源佛教会理事长,宝鸡佛教会理事长,安康佛教会理事长,西宁佛学会导师,中国佛教徒战地服务僧众从救护队总队长,西安佛光纺织工厂理事长,陕西省佛教会名誉理事长,长安佛教会理事长。又蒙太虚大师及陕西佛教同仁以推为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等。是年冬,复组织“西北佛教周报社”,任社长,主编周刊,发行全国达三年之久,备受勤劳。
      民国三十年春,讲《金刚经》于汉中南褒佛教联合会,讲《弥陀经》于宝鸡佛教会。秋后,应宁夏人士请,讲《弥陀经》于承天寺,讲《心经》于普济寺,讲《弥陀经》于牛首山极乐寺。腊月八日蒙宁夏省政府马主席之护持,叶委员森、赵厅长文府、柴参谋长成霖、柴处长桂勋、魏秘书主任烈忠、李行长祥云、乔会长森云、刘院长文化等之拥戴,推为西塔承天寺方丈,同时成立宁夏省佛教会,任理事长。三十一年,陕西佛教同仁,发起开办世界佛学苑巴利三藏院,推为筹备主任委员,西北印光法师永久纪念会推为总指导,宁夏南关普济寺推为方丈。五月间赴蒙古阿拉善旗讲道。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阿拉善旗军事专员、陆军少将路子遵先生拥戴,阿拉善旗政府协理,巴图鲁孟柯护法,曾在定远营延福寺、大集萨广宗寺、福因寺大转法轮,颇受蒙藏僧俗之热烈欢迎。凡升座说法、讲经,皆用幢幡宝盖,笙箫笛管,鼓乐迎送,其庄严肃穆,人皆叹为活佛出世,事毕归宁。“西北·佛教周报社”同人征求赵厅长文府同意,曾在《西北佛教周报》第六十一期至六十四期刊出心道法师赴阿拉善旗宏法专号,详记其事。六七月间,师在西塔承天寺、北塔海宝寺、南关普济寺、西乡正觉台法幢寺、以及城内地藏庵等,讲经说法,机缘皆好。八九月间,师受甘青两省佛教徒之请,承宁夏省马主席给护照,阿拉善旗政府罗相丞协理,与民勤县政府咎县长写介绍书,骑骆驼经蒙古,履行半月达金刚山接引寺,开讲《金刚经》。九月九日金刚岭山举行庙会,众会首迎请法师登金刚岭山戏台演讲佛法,发起修金刚岭山法幢寺,其人民对于法师之虔诚,有用旗乐吹鼓手,幢幡宝盖,迎接三二十余里,及抵民勤县城,蒙咎县长健行、杨营长子新、张庭长彦棠、朱局长曼卿等护法,启建护国息灾法会,开讲《金刚经》,同时成立民勤县佛教会,任理事长。并于九月十五日,升座民勤县南街圣容寺方丈,而人民皈依之中有朱局长曼卿夫妇、前清庚子科卢举人级三、张举人锡寿、田进士毓炯、张参谋长等,法缘之殊胜,于此可见。十月至凉州,启建护国息灾法会,讲《金刚经》,并联络黄衣僧、青衣僧及佛教信众,组织成立中国佛教会甘肃武威分会,公推法师为正理事长,范副议长禹勤、檀华佛爷为副理事长,竹千佛爷、段厅长永新等为理事,复于十月十五日,升座凉州海藏寺法台等,法缘殊胜,又可概见。十月二十一日,由凉州乘汽车到永昌佛教居士林,开讲《弥陀经》,遇中央社会部督导专员刘真凯先生视察西北,对于法师奔走宏法,为国为教,不辞劳苦,备极赞许,并指示应在西北组织一佛教总会,以便指导。法师在永昌讲经毕,永昌县政府王县长鼎新公请到县政府设斋款待。十月二十八日,由永昌乘汽车至山丹,承山丹党政首长护法,召集各机关、各法团及保甲民众听法师讲演《佛教与抗建》于民众教育馆,同时改选山丹佛教会,推法师为理事长,公请赵县长雅庆,薛书记长质庵为名誉理事长,以资指导,又推法师为首刹转法轮寺方丈,议决南乡云盖寺为转轮寺下院,而赵县长太夫人与党部薛书记长太夫人等亦皈依焉。十一月初五日,由山丹乘汽车至甘州,启建护国息灾法会,讲《金刚经》,承党部郭书记长寿柏之特别护法指导,各寺青衣僧、黄衣僧及佛教会善男信女,用旗乐车轿,幢幡宝盖,香花鞭炮最庄严之仪式,热烈迎接外,复于冬月十一日,召集党政军学,各机关、团体、学校及保甲民众,假北街普门寺举行隆重欢迎心道法师大会。尔时参加讲演者有陆军骑兵第十师陈师长定三,党部郭书记寿柏,三民主义青年团孙书记玉成皆赞法师为现代高僧,佛界领袖。而陈师长并言及中国佛教兴盛地方,诞生英才。郭书记长又言及佛教是积极的,非消极的,是正信的,非迷信的,是科学的、哲学的,非其它宗教可以比拟的,故佛教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与价值云云,其党政军长官之推重佛法有如此者。
      师在甘州佛教会讲经毕,甘州西门外有古佛禅林,公请法师为方丈,改古佛禅林为大法幢寺。法幢宗法派丛林,传法融光、融照二师,两系轮流,三年一任,升座方丈,住持佛法。又传法中国佛教会甘肃省张掖县分会理事长融虚大师升座甘州普门寺方丈,亦定普门寺为法幢宗法派子孙丛林,住持佛法。腊月八日,法师由张掖至沙河,各界欢迎于中心学校。初九日由沙河至临泽,学界奏西乐,僧界奏中乐,用旗乐、幢幡宝盖、香花钟鼓热烈迎接外,复于腊月十一日,党政军学、绅商各界,假中心学校开欢迎大会,由党部顾书记长主席,对于法师备及赞扬。法师在临泽,闻蒙番民族被哈萨蹂躏,饥寒不堪,遂慨捐国币一千元救济之,以作倡导。临泽县长致谢曰:“大法师慧鉴:敝县,番胞遭哈民蹂躏,殊堪悯侧,时值冬寒,更形艰苦,辱承慈济为慷慨捐国币千圆,仁我义举,至为钦迟,款交冬令救济委员会配赈外,特此申谢。即颂道安。李禹铭手上。”法师住临泽,又见驻军威镇朔·方,巩固边陲,便前方抗战而无后顾之忧,其功甚伟。为表示爱国之心,将数年积蓄供养之资一千五百元,尽捐陆军第七予备师第二十团,作为慰劳之用,该军团长亦致谢曰:“心道大法师赐鉴:日昨晋谒行阶,得观佛颜,并聆法诲,言语句句显谛归宗,超凡出世,足见佛法无边,俨然如来再生也。敬仰似兹大驾莅临临泽小地,沂尚未尽东道主之谊于前,而敝团全体官兵,已蒙大法师重金慰劳,敝领之余,惭感交集,专此鸣谢,敬祝健康,并祝大道日隆。愚蔡沂率全体官兵鞠躬。”藉此可见法师爱国之心,救世之志,远超凡人。复次,法师在西北先后传法广悟、悟圆、照缘、隆圆、显钵等,分住平凉佛籁禅院方丈、终南山天池寺方丈、宁夏省北塔海宝寺方丈、宁夏南乡正觉台法幢寺方丈等。总之,师缘之特殊,希有难得,若非乘愿再来,无以臻此,尤以民国三十九年十五日,师在西安大兴善寺传千佛大戒时,而恩久活佛为师授记“丹巴增贝堪布佛”,自中国有佛法以来,汉僧得此记者,师为第一。况师于民国二十二年既得法于上海兴慈老法师,为天台正宗四十三世,复授记于章华,绍净月老和尚之法统,为临济正宗第五十代,其渊源之深,诚非凡情可测,而法师建宗名法幢者,因法师于民国二十六年,在南京宏法后,朝南海普陀山毕,回鄂省视,一日请净月老和尚命寺名,命名法幢,其意师宏法西北,到处破邪显正,深合“建法幢于处处,破邪网于重重”之旨,故谓师曰:“法幢者即汝之别名耳。”不意是年秋,二次入青,从西藏恩久活佛在塔尔寺受黄教喇嘛大戒时,而恩久活佛当坛命名法幢,二师一在天之南,一在地之北,语言既不同,风俗亦各异,乃竟心心默契,不谋而合,盖皆希望法师高建法幢,宣扬圣教,度众生出苦海,转邪外归正道,不可谓希有因缘也,因此立名法幢宗。
      兹录沙市章华寺前清钦命方丈净月老和尚遗作,心道法师派偈流芳百世,永贻后昆。
      心融谛理 道振大千
      法演三乘 师资一贯
      止观双照 显密通圆
      开示了义 体离言诠
      信解清净 善超圣贤
      彻悟实际 证人幽玄
      海印发光 妙音普宣
      六度齐修 福慧庄严
      应机设教 殊胜因缘
      和敬温良 礼让益谦
      戒定慧学 永远流传
      心公大师创立法幢正宗,其意盖谓建法幢于处处,破迷网于重重。救世之心何其切也,第人多未悉其本末,不无疑议。余于听经之余,询诸其下,得其底蕴。爰草《法幢宗缘起》公诸世,盖知法幢宗之创不始自张掖,其由来久矣。凡陕西、青海、宁夏、甘肃各县,无不有法幢宗之创,即无不有法幢寺之建,然扩而充之者,则惟吾张掖也。将来普遍全国,佛教兴盛,张掖谓之为法幢宗大兴地,可谓之为法幢宗发源地,亦无不可。
      民国三十二年元月元日苏宁弟子焦光禄谨识

              摘自《法幢正宗缘起序》
    寺院名称:甘肃临泽香古寺
    寺院地址:甘肃省临泽县板桥乡 邮编:734207 联系电话:13830688329 技术支持:中国佛教网